论邓肯从“自然到自由”的舞蹈艺术思想

60河北大学艺术学院副教授河北大学艺术学院艺术学04级研究生内容摘要: “现代舞之母”伊莎多拉·邓肯以其全新的舞蹈哲学,即一种自然法则和自由精神,立于现代舞坛近一个世纪之久,她一直被奉为现代舞的精神领袖。一位从未想过要建立一个新的舞蹈流派的人,却成为“把解放性舞蹈提升为创造性舞蹈艺术的先驱者”。邓肯的舞蹈艺术作品追求自然的境界,舞蹈艺术思想则崇尚自由的舞蹈哲学。她“观察自然,研究自然,理解自然,然后努力表现自然”。她所创造的自由舞蹈思想和舞蹈作品,不仅惊醒了陈旧的古典芭蕾,为正在衰退的古典芭蕾带来新鲜的活力和生命力,而且对后世现代舞…

60河北大学艺术学院副教授河北大学艺术学院艺术学04级研究生内容摘要: “现代舞之母”伊莎多拉邓肯以其全新的舞蹈哲学,即一种自然法则和自由精神,立于现代舞坛近一个世纪之久,她一直被奉为现代舞的精神领袖。一位从未想过要建立一个新的舞蹈流派的人,却成为“把解放性舞蹈提升为创造性舞蹈艺术的先驱者”。邓肯的舞蹈艺术作品追求自然的境界,舞蹈艺术思想则崇尚自由的舞蹈哲学。她“观察自然,研究自然,理解自然,然后努力表现自然”。她所创造的自由舞蹈思想和舞蹈作品,不仅惊醒了陈旧的古典芭蕾,为正在衰退的古典芭蕾带来新鲜的活力和生命力,而且对后世现代舞的延续及继续发展也有巨大的影响,起到了引领的作用。关键词:伊莎多拉邓肯;现代舞;舞蹈思想;自然的舞蹈追求;自由舞蹈精神中图分类号:J702 文章编号:1008-2018(2007)01-0060-06文献标识码:A“现代舞似乎与人类历史上的任何一种舞蹈都不一样,它是一种思想、一种观点、一种哲学、一种生活、一种舞蹈家自己的生活”[1](P245) 。现代舞之所以有这样的评判,是由一位在20世纪初的欧美舞坛上,身着薄如蝉翼的图尼克式舞衣、被称为“赤脚舞蹈家”的伟大女性开创的、全新的舞蹈观念界定的。她的舞蹈是革命性的,充满了与众不同的创意;她的思想是超前性的,与一直统治着西方舞坛的芭蕾舞分庭抗争,为当时死气沉沉的舞蹈界带来了新鲜的血液与永恒的活力。她就是“现代舞之母”伊莎多拉邓肯。之所以被称为“现代舞之母”,并且一直被舞蹈界奉为现代舞的精神领袖,主要不在于她创造了崭新的舞蹈技法,而是由于她开创了一种全新的舞蹈哲学,即一种自然法则和自由精神。邓肯从未想过要建立一个新的舞蹈流派,只想从古典芭蕾的条框中解脱出来,获取肉体和精神上的自由,在自然中寻找最美的形体,然后按照自己喜欢的方式去跳舞。“精神是永恒的支点”,这句话也许能很好的概括她的舞蹈艺术思想。邓肯的舞蹈精神能够延续至今,其秘诀就在于其舞蹈来源于自然,表现了自然,最终超越自然,走向自由。伊莎多拉邓肯所处的时代,正值科学技术和人文精神飞速发展的时代,人类对自然的向往、对主体性的强调、对人性的高扬已经成为时代的精神。在舞蹈艺术领域,古典芭蕾固守成规,已不再适应人们的审美需要,一成不变的传统动作和陈规陋习使舞蹈失去了活力。芭蕾舞者高超和技巧成为舞蹈所要表现的主要内容,只注重于形式,缺乏深刻的社会内容,使古典芭蕾日趋衰落。在这种状况下,人们急欲打破中世纪以来古典芭蕾舞对人体的束缚,以及当时芭蕾舞程式化的表演形式,急切的盼望能改变古典芭蕾舞僵化的、沉闷的、造作的舞蹈风格,从大自然和人类情感中寻求动作的源泉,揭示人类的内心精神世界,表现人类更深沉和更崇高的思想、情感,这个使命历史性地落在了伊莎多拉邓肯的身上。 □ 张冬梅 □ 吴新华自由 从自然 到论邓肯的舞蹈艺术思想“ ”2007.1Journal of Beijing Dance Academy北京舞蹈学院学报 舞 蹈 基 础 理 论 研 究61一、邓肯舞蹈作品追求自然境界尽管十九世纪的大环境为邓肯舞蹈艺术提供了很好的契机,但是邓肯舞蹈艺术产生的最终原因,还是由于她与众不同的舞蹈思想和来自于自然天成的舞蹈特点。曾有人误以为邓肯舞蹈作品的创作灵感来源于古希腊,的确,她在希腊居住过一年多时间,并试图按照古希腊人的生活方式生活。从希腊艺术中邓肯找到了最好的模本,即艺术来自于大自然。在古希腊的审美理想中邓肯建立了自己的舞蹈理念,她认为“舞蹈和其他艺术一样,也是一门艺术,所以它也必须在这伟大的基础原则中找到自己的起源,即研究自然” [2](P183),就是要研究自然运动,恢复芭蕾舞的自然性,让舞者享有自由而不受束缚。因此,邓肯的舞蹈作品是建立在人类主体认识、顺应、掌握大自然的基础之上的,而不是简单的对古希腊艺术的再现和模仿。邓肯对自然的追求首先体现在跳舞时所穿的服饰上面:赤足而舞、倡导图尼克式长衫,笃信人体自然形式是最美的。她认为古典芭蕾舞不仅在训练上,而且在服饰上都违背了人体的自然构造。因此邓肯演出时,一改延续了几百年的古典芭蕾的服饰,丢弃了传统的紧身舞衣,改穿宽松图尼克式长衫,赤裸双足。舞蹈时,长衫的自由摆动,既看不清女性的柔美曲线,也没有了芭蕾舞鞋引带的婀娜多姿,使我们欣赏到的是自然而然的节奏和韵律。可以说,邓肯的舞蹈艺术处处体现了自然法则的特性。1、从意象构思看:源于自然中美的形式邓肯舞蹈艺术的核心就是向大自然学习,她说“为舞蹈艺术寻找源头也将是对自然运动的一种探索 [2](P87) ”,“潮汐的运动、风的运动以及大地自身的运动从来就没有改变过,从来就是那样和谐。⋯⋯我们知道,海洋自身独特的运动就是海洋自身永恒的特性。野外的飞禽走兽,其活动也总是和自然自身和谐一致的 [2](P63) ”。她想象和盼望着舞蹈应该“跳出生活的甜蜜和意义,跳出百鸟的飞翔、波浪的起伏、树枝的摇动、云彩的飘浮 [2](P93) ”。在邓肯舞蹈构思中很多来源于自然界中美的形态。邓肯提及最多的就是“波浪起伏”的运动形式,对于波浪运动的推崇,远远超过了自然界其他运动形态。她认为波浪运动是大自然一切运动遵循的法则,波浪的上下起伏、往返回复令人叹为观止。“劲风吹过海陆空面,海水涌起层层起伏的波浪。在所有能使人得到欢乐、能使灵魂得到满足的运动中,海浪的运动在我看来是最为壮观的。这伟大的波浪运动贯穿着整个自然,因为当我们越过海面遥望那长长的海岸线时,那些山峦也仿佛和大海一样,显现着起伏不平的波浪运动。所以,在我看来,大自然的一切运动、即使在陆上,也遵循着波浪运动的法则。[2](P87)”虽然邓肯所构思的舞蹈意象“像天神一样映照出海的波动、风的吹拂、鸟的飞翔、云的飘浮、万物生命的律动以及人类和宇宙间息息相通的神思暇想 [2](P78) ”,虽然她在周围的一切事物中看到了舞蹈的基础,虽然“凡是人的身体所能做出的真实的舞蹈的动作,最初是存在于自然界” [2](P93), 但是她很清楚自然界提供的只是艺术品粗糙的原料,只有通过艺术家的加工才能转变为精品。 “舞蹈无疑需要运用自然界和谐的、有节奏的动力,但舞蹈家的动作又永远有别于自然界的任何运动” [2](P99)。邓肯的舞姿源于自然,高于自然,不是一味的模仿自然,而是赋予自然形式以情感表现力。也就是说,邓肯在舞蹈意象的构思中,总是把自然的形式与情感表现的社会内容融合在一起,从而才使她在心灵中所构思的舞蹈意象既保持自然天成的延续性,又能使这种形式的延续性富有生命力和活力。2、从舞姿动作看:建立在人的自然化的基础上邓肯认为,“人的身体,由于经历了它自身的各个时期,业已成为美的最高象征” [2](P84) ,“裸体是真实,是美,是艺术。⋯⋯我的身体就是我的艺术神殿,我之所以将它暴露是因为我把它当作崇拜美的神龛” [3](P129),女子要通过对自己身体的认识,通过优美形体的运动之后才能懂得美。邓肯对于人体全新的观点重新界定了女性美,不受囿于传统标准。传统标准认为一是要夸张女体的性感曲线,二是把对身体的诸多束缚融入了禁欲的气氛之中。邓肯裸露着身体,脚踏着地面跳舞,展示人体的自然形式是最美的,她追求的是一种古希腊人自然天成的美。邓肯说“艺术,就其本质而言,最初不就是从人类对自身形体的崇高意识中得来的吗?” [2](P85) ,“艺术家若舞 蹈 艺 术 思 想 与 舞 蹈 史 研 究 62不首先注意到人体的比例和线条,那就不可能意识到周围存在的美。只有当他对人体抱有崇高的理想时,他才会对大自然的一切有形之物具有崇高的见解,才会对天地万物有所认识” [2](P84) 。而“舞蹈所要表现的是人体本身,通过人体再反映出灵魂中的激情” [2](P180) 。“舞蹈并不那样复杂。舞蹈不过是和自然运动保持和谐一致的人体运动罢了。倘若它违背了自然运动,那么,它就是虚假的” [2](P183) 。邓肯相信“真实的舞蹈”动作重视的是人类形体最美的状态,表现的不是一种畸形的人体,不是踮着脚尖走路,把自己的腿抬得同头顶一样高的动作,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thestylebae.com/,邓肯布置战术而是应该建立在人自然化的基础上,符合人体的自然生理结构和社会心理的规律。 “所有节奏鲜明的动作都是合乎自然的,所以是可能的。这些动作很容易在她的形体中得到自然的表现。[2](P87) ” “随着身体的运动,她们将发现隐藏在直线和曲线的完美比例里的奥秘 [2](P85) ” 。邓肯正是发现了隐藏在身体内的完美比例,在舞蹈里面,人体自然而优美的运动才卓然呈现出来。邓肯对于学习古典芭蕾舞小女孩的身体所受到的“折磨”非常反感,她认为被裹在紧身衣和小胸衣里的娇嫩身体,以及绑在缎面足尖鞋里畸形的小脚,虽然看似在做着优雅的动作,实际上却是做着不得不违反自然美原则的不自然的动作。“凡是种种可怕的扭曲,都是和孩子自然的动作格格不入的,而孩子的自然动作本是应该受到合乎美的原则的合理引导的” [2](P92)。实际上天真无邪的孩童的审美观与邓肯的“美即自然”的理念是不谋而合的,有一个广为流传的有关邓肯和一个小女孩的故事非常有力的说明了这个问题。一天下午,一个小女孩悄然走进了邓肯的书房,张开双臂向她奔去,一面喊着:“亲爱的邓肯小姐,我那么喜欢看你跳舞,我忍不住要来看看你” [2](P89) 。 “小家伙为什么你觉得我跳的舞很美?我问。因为你跳的舞是那样自然。那么,我说,自然的东西全是美的吗?那女孩高兴地回答:是啊!” [2](P89) 。小女孩凭着自己的本能,确信邓肯的舞蹈遵循着“美即自然”的理念。 “因为美就是万物的灵魂和法则,凡是和这灵魂或这法则和谐一致的也就是美的”[2](P89) 。她的“美即自然”的舞蹈理念“开扩了人们的视野,使他们能更敏锐地感受到美,更深切地体验到生活” [2](P34)如何理解邓肯“美即自然”?怎样把握邓肯舞蹈意象的构思与传达表现的自然之美?为什么邓肯一再强调艺术家要投身于大自然之中?我觉得应该从下列几个方面去理解。首先,“美即自然”,但美并非自然所生,从历史发生学来看,美和审美现象的产生和存在,乃是人类劳动生产实践造成的“人化自然”的历史成果。即使在人类社会出现以后,也并不是一切自然现象都立即成为美的,但是随着人类社会实践的深入发展,人能够掌握、利用自然规律、改造自然和顺应自然的发展,自然与人无关的对象,变为与人有着密切关系的自为对象,成为人类存在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这时,不仅经过实践改造过的自然,其形式已变成人化的自然形式进入美的领域,就是那些未经实践改造的自然,它的形式同人化的形式也有了同构关系,也可进入审美领域成为美的现象。因此,社会越发展,科技越超前,实践越进步,人类越文明,也就越能欣赏暴风骤雨、茫茫大漠、火山爆发、惊涛骇浪和荒凉风景,这些未被人类直接改造的自然也可成为人世间的崇高美景。这就充分证明,人类的物质生产劳动使自然成为人化自然,是美的原始根源。当社会实践的深入发展,引起人和自然的根本改变,社会实践的直接现实性和历史普遍性使被直接改造的自然和未被改造过的自然都可进入美的领域,成为能为人欣赏的审美对象,这时自然的一切都可以成为美的,亦即“美即自然”。由此可见,邓肯的“美即自然”不是单纯的自然观,而是把自然放在社会历史领域,看成了人化的自然。她是从社会历史发展的尺度,社会实践对自然直接现实性和历史普遍性的改变来看待“美即自然”的。其次,邓肯之所以如此重视自然,还因为人也是自然的一部分,人的身体器官、五官感觉、内在生理心理状况,属于主体的内在自然,它具有和动物相似的自然性。但人之所以能区别动物而具有人性,仍然是社会实践的历史成果,亦即内在自然人化的产物。从历史发生学看人类在生产实践的基础上,在改造客观世界的同时也在改造着自己的主观世界,也就是说在客体外在自然界人化的同时,主体的内在自然也在进行着人化,使人的身躯、器官有所改变,头脑得到健全,动作技巧得到发展,个体情欲、感觉不断理性化、社会化,心灵不断被陶冶和塑造。在内在自然人化的过程中,人的自然性与社会性相融合,心理与文化相沟通,从而产生和逐渐完善了不同于动物的人性结构,亦即人类文化心理结构。人类有了文化心理结构才能感悟“人体的比例和线条”、大海的“波浪起伏”,才能“发现一个隐藏在直线和曲线的完美比例的奥秘”,才能使舞者心灵、舞姿、表演动作与天地万物的自然形式同构对应,“跳出百鸟的飞翔、波浪起伏,树枝的2007.1Journal of Beijing Dance Academy北京舞蹈学院学报 舞 蹈 基 础 理 论 研 究63摇动,云彩的飘浮”,“跳出生活的甜蜜和意义”。可以肯定,邓肯的自然观,是自然向人类生成的自然观,她不仅关注客体外在自然人化,而且还特别关注主体的内在自然人化,关注人的心灵的塑造和人性的建构,关注舞蹈艺术家个体素质的全面提高。再次,邓肯之所以多次强调人的自然化,就是因为本已人化。社会性化的人的心理、精神还应回到自然中去,回到自然所赋予人的多样性和规律性中去。一是要求人要摆正与自然环境和生态的关系,人与自然界要友好和睦,相互依存,把自然作为自己安居乐业、休养生息的美好环境;二是把自然景物和景象作为欣赏、娱乐的对象;三是使人的身心节律与自然节律相吻合呼应,达到人与自然的和谐状态。这样才能克服人的感性和理性的异化,防止人性的扭曲,从而才能使人得到审美愉快,真正享有审美自由。邓肯反对古典芭蕾的紧身衣和绑在缎面足尖鞋里畸形的小脚步,主张身穿图尼克式长衫,赤裸双足自由起舞,要求舞者不要扭曲人的自然本性,不要违背自然美的原则,要遵循真实的人性,自然而然地跳舞,自然而然地表现人类的思想和情感,这样才能使舞蹈艺术自然生成、返朴归真。最后,邓肯为什么又强调艺术家要投入大自然之中?因为人来自自然、由自然生成,又回归自然、化为自然,这是一种必然。自然生生不息,广阔无际,自然有大美而不言,无私、无欲而无限,因而审美或艺术就应自觉地面向自然、走向自然,实现人与自然的融合,使人的情欲、功利、感性生命在无私无欲的大自然中得到洗涤和净化,把有限的生命融入生生不息的自然之中而得到永生同在,从而才能感悟人生的终极价值,使心灵获得解脱,超越和自由。二、邓肯舞蹈思想崇尚心灵自由邓肯的舞蹈思想不仅强调自然形式,而且强调心灵自由。她认为宫庭式的舞蹈形式束缚了艺术家的思想和情感,她规定自己“终生的目标就是要打碎套在舞蹈上的枷锁,为它敞开大门,重新给它以自由” [2](P181) 。创造出“不受固定形式束缚并能自由表现舞蹈家自己思想和感情的新舞蹈” [1](P245)。1、舞蹈应顺应自然的律动法则。什么是艺术的规律?邓肯不管别的艺术家是如何回答的,她的回答是:艺术应该“观察自然,研究自然,理解自然,然后努力表现自然” [2](P183) ,顺应自然的律动法则。观察自然的活动并不局限于单一的艺术形式,更重要的是观察自然界的普遍形式的运动规律。因为“身上的每一根神经惟有和大自然的韵律取得一致并和它产生共鸣,才能变得又灵敏又活跃” [2](P102) 。“在自然界,各种动物的活动无不合乎自然,它们的动作无不带有宇宙的节律,惟有人类的孩子,却被不自然的动作束缚着自身”。“孩子就像树木,树木要自然地生长,孩子的舞蹈也要合乎自然” [2](P151) 。邓肯说:“当我重新叩开自然之门,展示出与众不同的舞蹈时,人们便纷纷地对它加以解释:看,这是自然的舞蹈。殊不知,在这种自由自在的与自然运动保持一致的舞蹈里,始终存在着有目的的设计,即使在自然界,你也会发现这种设计,甚至是严格的。自然的舞蹈只能指那种永不违背自然的舞蹈,而决不是自由放任” [2](P99) ,应该是顺应自然的律动法则。2、舞蹈应表现情感生命和智慧。邓肯曾让大家随她一样“把手放在胸前,倾听你们的心声,那么,你们大家将会知道如何才能象我和我的学生们跳得那样好⋯⋯这其中包含着真正的变革。在倾听自己的心声的过程中,能领悟到如何去为人处世⋯⋯” [3](P147), “最自由的身体表现出最高度的智慧”。邓肯确信“唤醒灵魂是舞蹈训练的第一步”,她认为灵魂就是生命、心灵、精神、直觉,顺应心灵的感受而舞,就是要使舞蹈表现人的生命情感和智慧,让人不由自主受到感染,这是邓肯舞蹈思想中又一鲜明特性。所以她慷慨给予学生的是“来自她心中的灵感、勇气和激情,邓肯布置战术这样的信息自然会被那自由躯体里的自由灵魂所接受。” [2](P38)邓肯的心灵对身体舞蹈形式的自如运用,使她的舞蹈在外部技巧和内在情感表现方面都达到了令人称奇的地步。“她曾一再对我们说,舞蹈必须发自内心,生自灵魂,来自另一世界的美妙旋律,出于一种神性的律动,因此她的舞蹈里有一种难以解释、无法分析的、不可言喻的东西” [2](P7) 。她在从事舞蹈活动时,“身体本身已不再被注意,因为它只是一种和谐的、得心应手的工具而已,通过这一工具所要表现的已不再像体操那样仅仅是外部的身体动作,而是要通过这样的动作进一步表现出人的思想和感情” [2](P103) 。她对学生们经常讲“你们的舞蹈是发自内心的,是有感情、有思想的,否则,它会毫无意义,观众会感到厌烦” [2](P29) 。她的艺术永远具有丰富的内在含义,这正是她能够成为一位非凡舞蹈家的原因。邓肯说“艺术是神圣的。除了孩子之外,艺术是世界上最圣洁的东西” [3](P273) ,所以“艺术就是要表现舞 蹈 艺 术 思 想 与 舞 蹈 史 研 究 64最道德、最健康、最美好的事物” [2](P70) ,不是表现庸俗、空洞的内容,而是“表现人的最崇高、最美好的理想,这是一切艺术的使命” [2](P70)。邓肯确信舞蹈是所有艺术中最崇高的艺术,舞蹈家的使命就是要表现最道德、最健康、最美好的事物,因此她的舞蹈充满了爱、充满了希望、充满了永远奋发向上的精神。怎样理解邓肯这种崇尚心灵自由的舞蹈思想呢?第一,邓肯所追求的心灵自由,用她的话说“决不是自由放任”,而是“在观察自然、研究自然、理解自然”的基础之上,去“努力表现自然”。这就是说邓肯是在遵循自然律动的法则,按照美的造型规律进行舞蹈创造的,是把舞蹈的形式与自己的情感生命融为一体,达到符合规律性与目的性的统一,使舞蹈具有美的自由形式,我们欣赏舞蹈时,心灵才能获得审美自由。因而她要求的心灵自由意味着感性与理性的统一,是知、情、意的和谐发展;意味着审美感知、想象、情感、理解多种心理机能的合规律的自由活动;意味着人类文化心理结构的完善和提高,以及人与自然的对应合一。第二,邓肯强调了主体的内在生命情感与客体外在形式的同构对应。这种形式与情感的对应关系,实际上仍是人与自然的关系,因为情感来自于人,形式归根结底来自于自然。格式塔心理学认为外在世界的力(物理)与内在世界的力(心理)在形式结构上具有“同形同构”,或者说“异质同构”关系,它们之间相互对应,能使事物的形式结构与人的生理心理结构在大脑中引起相同的电脉冲。所以外在对象和内在情感合拍一致,主客协调、物我同一,使情感得到表现。这就证明,任何一种形式无论是物理的还是心理的,作为一种力的结构都具有表现性,就是那些不具有意识的事物,像岩石陡峭、落日的余辉,飘零的落叶,甚至一条抽象的线条都和人的心理结构具有同样的表现性。同样的表现性,我们就可用曲线表现优美,陡峭表现惊险,横线表现平稳,波浪表现前进,飘零的落叶表现人的悲悲切切情感,用宇宙的各种自然形式,表现人类丰富的思想和情感,生命、欲望和理想。作为舞蹈艺术家的邓肯,她总是密切注意这些表现性质,并通过事物的表现性质构建舞蹈意象和舞姿动作,传达舞蹈作品的意义,“进一步表现出人的思想和感情”。邓肯对生活“充满了爱,充满了希望,充满了永远向上的奋发的精神”。她使情感与舞姿,形式与动作很自由地融合、交融在一起,达到她所追求的“表现人的最崇高、最美好的理想”和“表现最道德、最健康、最美好的事物”。第三、邓肯的心灵自由是建立在掌握普遍形式规律的基础上。自然事物的形式、性能、规律都是特殊的、具体的,有局限性的,人类在长期的社会实践活动中,与多种多样的自然、事物、规律打交道,逐渐把它们抽取、概括,组合起来,成为普遍适用、到处可用的性能、规律和形式,这时主体活动自身就具有了自由。人在社会实践中掌握了普遍的形式、规律,才能有自由,才能按照美的规律把合规律性与合自然性统一起来,创造美的“自由形式”。作为人类文化心理所追求的审美自由,作为艺术符号所追求的人的终极价值,都是由于人类情感生命、欲望、理想与天地万物的普遍形式,即美的自由形式同构对应,而具有生命力量,才能传达出一种神秘感、命运感、使命感、宇宙感,人生境界。审美自由对世界、宇宙、人生价值的感悟和意味。审美自由和艺术作品所传达的这种意味,就是邓肯所说的“来自灵魂来自另一个世界的美妙旋律”,“出于一种神性的律动”,使人得到“一种难以解释,无法分析,不可言喻的东西”。三、邓肯的舞蹈基础立足于人民大众从小女孩的时候起,邓肯就开始面对观众跳舞,从此再没有间断过。在她的一生中,虽然指责和议论一直围绕着她,但总的来说,观众都对她报之以“热情的欢呼和鼓励”。正是这种热情和鼓励,支持着邓肯坚定地走着自己的路把人民大众作为她舞蹈基础的2007.1Journal of Beijing Dance Academy北京舞蹈学院学报 舞 蹈 基 础 理 论 研 究65立足点。邓肯非常清楚,来自于人民大众的呼声正表明了她的舞蹈是人民所需要的,甚至是必需的。她认为“生活是根,艺术是花”,应该把美、把自由,把艺术交给那些渴求艺术的人。伟大的艺术“不应该仅仅供那些有特权的人享受,应该把它自由地交给人民。对于人民来说,音乐和舞蹈就像空气和面包一样是必需的 [2](P184) ”,艺术是人类的精神食粮。正是邓肯心中的坚信人民大众是舞蹈的基础,致使她走过的每个角落都能看到如此壮观的景象:在特鲁卡戴罗(法国巴黎的一个地名)的沙特莱剧院里,人潮涌动,在纽约、在柏林、在西伯利亚草原、在遥远的阿富汗、在雅曲、在罗马⋯⋯,在任何一个地方她曾到过的地方,观众都不计其数。他们尽情分享着这份难得的、丰饶的圣餐。“那犹如来自上天的非凡艺术,便是人们受用的圣水圣饼。对于这样神圣的食物,批评家张口结舌,艺术家困惑不解,学生们手足无措。然而,人民大众却在尽情享用”。[2](P18)但是由于多数人民没有条件观看邓肯表现人民疾苦的、富于激情和时代感的舞蹈,邓肯便一直梦想“建立一座规模宏大的舞剧院,一座像古希腊剧场那样雄伟壮观而又平民化的剧院” ,希望为人民免费演出。邓肯将舞蹈提升到了神圣的高度,但是现实是残酷的,没能使她的美好理想成为现实。可是她并不气馁,这种奉献是心甘情愿为人民做的。她说“伟大的艺术家总有这样的梦想,即能为全人类,为普通人进行艺术创作”。即使贫穷的人也有享受对美好事物无比向往的权力。邓肯在柏林时就曾几次成功地为普通劳动者演出,并在那些心灵纯朴的人中间找到知音,为她理想的实现带来了希望。邓肯曾收到过数以千计的信件,几乎所有的信中都表达了同样的意思:“我们觉得生活离不开舞蹈,人人都渴望跳舞,所以我们想,你已找到了正确的途径,你是不是愿意教我们呢? [2](P166) ”也正是由于这个原因,邓肯在柏林建立了一所向劳动人民子女开放的舞蹈学校, “打算先培养少量的人,她们成熟以后便能成为那些出身劳动阶层的男女儿童的教师” [2](P148)。 因为“要把艺术给予人民,要使劳动者获得艺术观念,最简单、最直接的方法莫过于把他们的孩子变成活的艺术品” [2](P110) 。尽管邓肯曾多次明确表示过自己建校的目的,但还是有很多人对此存在很深的误解,认为她组织一个舞蹈团体旨在去剧场演出。其实她从未这样想过,她“只指望能在自己的学校里造就一批儿童,他们能歌善舞,能用优雅而动人的舞姿表现人民心中的情感” [2](P148) ,使舞蹈最终归还到人民手中。“伊莎多拉邓肯是我们时代最伟大的艺术家。⋯⋯世界上没有一个人能像她这样以不息的热情满足了我们的追求,唤起了我们的灵感,激发了我们的思想” [2](P40) 。邓肯坚信,“每一个人的生活里都有一根精神线索,一根向上盘旋的曲线。现实生活的目的就是要使这根线索不断加强;此外,任何东西都不过是生活进程中抛出的垃圾。就我而言,这根精神线) 。伊莎多拉邓肯生活中的“精神线索”就是她的舞蹈艺术,她一生为之奋斗的舞蹈事业和伟大目标,虽然她未能完成最终的心愿建立一所世界性的舞蹈学校把美,把自由,把健康还给孩子们,但是她从自然走自由的舞蹈哲学已经走过了百年历史,她全新的自由舞蹈精神成为现代舞 “永恒的支点”,这些应该能够慰藉她略带遗憾的灵魂了!参考文献:[1] 平心著《舞蹈心理学》 高等教育出版社 2004年9月[2] 伊莎多拉邓肯著《邓肯论舞蹈》 九州出版社 2006年1月[3] 艾尔玛邓肯、阿伦罗斯麦克杜格尔著,苏音、陆家齐、洪津等译《邓肯的最后岁月》 百花文艺出版社 2006年 7月其他参考文献:1、伊莎多拉邓肯《邓肯论舞蹈》[M]. 北京:九州出版社,2006,12、艾尔玛邓肯、阿伦罗斯麦克杜格尔著,苏音、陆家齐、洪津等译《邓肯的最后岁月》[M] . 天津:百花文艺出版社,2006,73、伊莎多拉邓肯著,海蓝译《邓肯自传》[M] 北京:团结出版社,20044、平心《舞蹈心理学》[M]. 北京:高等教育出版社,2004,95、欧建平《舞蹈美学》[M]. 北京:东方出版社,1997,46、杨恩寰、梅宝树《艺术学》[M]. 北京:人民出版社,2001,57、约翰马丁著,欧建平译《舞蹈概论》[M].北京:文化艺术出版社,2005,38、刘青弋《西方现代舞史纲》[M]. 上海:上海音乐出版社,2004,79、欧建平《西方舞蹈鉴赏》[M]. 北京:光明日报出版社,199610、瓦尔特索雷尔著,欧建平译《西方舞蹈文化史》[M]. 北京: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199711、杨恩寰主编《美学引论》[M]. 沈阳:辽宁大学出版社,2002,7舞 蹈 艺 术 思 想 与 舞 蹈 史 研 究